首页 > 时事推荐 > 正文

用谣言逼死刘学州前两天,他们还想逼死我!

随后他们又通过网络举报的方式,向平台投诉我“侵犯其商业信誉”。但问题是,我从未提到其报刊名称,仅仅是说了一句“在疫疾期间向西方递刀、造谣生事、煽动带节奏的人不配叫做记者,只能称之为妓者!”他们就非要认为我说的就是他们,从而坚决要求平台删文。文章平台删了,未经网信部门审核私自删帖,这种现象其实非常常见,某惊报离职出去的很多人,都进入了各大互联网社交自媒体平台公司任职,然后里应外合架空网信办,利用网络编辑职权偷摸删帖的事很常见。对此,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读者要是有时间可以帮我打12377监管电话问问,某惊报这样在网上长期用如此低级下流的断章取义手段公开造谣诋毁网暴他人,还有没有人管了?

是的,我没办法。虽然我曾经参加中央文艺工作者座谈会,虽然我是全国社会新阶层网络人士代表,虽然我曾经列席全国政协座谈会,虽然我自己也是地方政协委员,虽然我还曾经担任全国青联委员,但是我依然无能为力。别说是我了,就连德高望重的全国专职政协委员何新先生,也照样被禁言删帖过好几次,每次都只能自嘲了事。

为什么?因为平台的审核权,对用户的处罚权,对内容的推荐权从未真正掌握在国家公权力机关手中。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