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推荐 > 正文

用谣言逼死刘学州前两天,他们还想逼死我!

前言:凭什么被警方、被军方、甚至被新华社点名批评过的某惊报依然可以继续作恶,凭什么被网信办点名批评和公开处罚的某惊报却依然逍遥网上。凭什么批评他们的网友要被平台删帖封号,凭什么他们可以随意攻击侮辱造谣诋毁他人而逍遥法外!

刘学州死了,临死前他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冰冷和绝望。从小被卖掉没有逼死他,养父母的早逝没有逼死他,寻亲后再次被抛弃也没有逼死他,他一样坚强的长大,甚至还是最美抗疫志愿者之一。但是,某惊报的不实报道却逼死了他。他百口莫辩,他投诉无门。

贫穷和痛苦不会让人绝望,不公平的社会才会让人绝望!其实,某惊报逼死的何止是刘学州,就在几天前他们还想逼死我。

前几天,某惊报的编辑突然在自己自媒体微信公众号平台“传媒XX”上突然发布了一条惊天谣言,声称:“周小平侮辱媒体、记者,称记者是妓者。” 紧接着这个某惊报编辑将这条谣言发布到各大传媒和网站群,并且曝光我所有任职过的单位,发动一群水军向我所有任职过的单位和协会举报,一副非要将我活活逼死的架势。

但事实是什么呢?我周小平会傻到说记者是妓者吗?!可能吗?我自己在部队的时候也在军地纵横实习过记者岗位,在国资委企业观察报担任过责任编辑,我怎么可能自己侮辱自己呢?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