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推荐 > 正文

北京朝阳感染者流调:为寻子18天辗转28地打工

周围人只知道,岳荣贵骑着一辆三轮摩托车,走了很多地方。为了省钱,他在车上驮着被子,“他不上宾馆,累了就在车上睡觉。”岳胜说。

北京,成了岳荣贵寻亲路上的重要站点。“我去年就去过北京打工,去了两次。”岳荣贵回忆,当时北京还没有疫情,他兼几份零工,想着:总有一天能见到儿子。

━━━━━

城中村里的打工者

岳荣贵是家中的长子,下面有一个弟弟,老家还有一双七旬老人需要赡养。林颖说,岳荣贵的父亲常年瘫痪在床,母亲也有心脏病,身体不太好。

2021年冬天,岳荣贵的母亲在老家摔了一跤,造成股骨颈骨折住进了医院。岳荣贵的弟弟在医院照顾母亲,家里只剩下瘫痪的老父亲。

11月25日,岳荣贵不得不赶回老家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父亲。

岳胜说,岳荣贵是家里的顶梁柱,他常常托自己给父母打钱,“经常五百一千的打过来。”当得知岳荣贵感染新冠病毒后,岳胜十分难过,他反复询问记者,“能不能帮他(岳荣贵)找到儿子?如果要经费,我个人可以帮他出这个钱。”

12月14日,岳荣贵的母亲出院,他专门雇了一个护工贴身照护。在家呆了二十多天,岳荣贵觉得,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回到北京继续打工,挣钱。

找儿子,很需要钱。

12月16日,通过一个石各庄打工群,岳荣贵拼了一辆车回京。车上一共9个人,互相之间谁也不认识。

就像此前的多次往返一样,从威海的家中到位于朝阳区平房乡石各庄村的出租屋,回去是生活,回来是工作。在大城市里打拼的岳荣贵,显得并不起眼。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