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推荐 > 正文

北京朝阳感染者流调:为寻子18天辗转28地打工

━━━━━

18天辗转28地打工

流调信息显示,回到北京后,岳荣贵一直在装卸垃圾、干零活。

岳荣贵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整个元旦假期,他从深夜工作到凌晨。1月1日到1月18日,18天里,他去了28个地方,包括乔丽致、木偶剧院、台湖、龙湾别墅,行程上百公里。

他的轨迹,被称为“最艰难的流调”。这份轨迹透露的信息显示,岳荣贵没有固定工作时间,也没有固定工作地点,工作到深夜凌晨是家常便饭。

他似乎也没有个人生活,唯一一次就餐记录,是在1月8日在双桥丝路美食独自就餐。

尽管此前已经出现感冒症状,但岳荣贵从没想到,自己会成为那个感染者。

直到他决定回到威海家中团聚。1月17日这天,岳荣贵上午前往陶然亭的邮政局寄件,之后乘坐地铁回到家中。中午,他去了东坝第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核酸检测采样点,为离京回乡做准备。

车票早已经买好了,那是18日回威海的G1085次列车,北京到威海最早的一班车。

如果一切顺利,岳荣贵会在5个小时后回到家中。

1月18日,还没有得到核酸结果,岳荣贵已经踏上了回威海的火车。

列车启动约半个小时后,他的核酸结果出来了:阳性。

此后的隔离治疗,也隔开了如潮的议论。而目前,岳荣贵已经退烧,但说话时还有些咳嗽。

在北京打工的经历,他不愿意多谈,只有提到儿子,才会说上几句。

他的微信名是“家和万事兴”。

(责编:贾宇航)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