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在等“戈尔巴乔夫”?法国为首,欧洲乱了

新闻出处:新闻来源于
作者:
2019-04-07 13:45:35

刀哥看了很多美国等西方学者的观点,其中提到最多的一点是:近年来,民众不满大企业势力的增强,不满因种族、性别、物质不平等导致的社会分化的加剧,从而导致了社会主义思想的流行。

比如说,你如果在美国纽约等大城市的街头,大声控诉大学里昂贵的学费给年轻人带来的沉重压力,立即就会有不少人围观并对你的观点表达支持。甚至,比你还更激动地指责美国这个不公平的社会。

所以,多位打算争取2020年参加总统大选的民主党成员,都提出了与之相关的经济、税收和社会主张,也就不令人奇怪了。而且,在中期选举中,民主党人已经靠这个赢得了众议院的控制权。

有一个数据或许具有代表性:美国《民族》周刊引述社会学家提供的数字称,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组织的成员人数,从2016年的7000人,增加到如今的5.5万人。而且在美国参众两院议员和地方议员中,有数十人都是社会民主主义者。

《民族》周刊的文章称,虽然从数字上完全无法证明美国是个社会主义国家,但是种种迹象已经显示,社会主义作为资本主义的替代意识形态,正在引起美国人的兴趣。

最令美国传统政治精英头疼的是,美国的千禧一代如今把马克思主义与社交媒体弄成了结合体。在手机网络和社交媒体上传播社会主义思想。或许他们强调的不是几十年前的那种阶级斗争,但他们强调的“更加公正的社会”在年轻人中更具有感染力。

因此,放眼整个西方社会,“千禧社会主义”在英国萌芽,在欧洲扩散,如今在美国得到传播。21世纪的民主社会主义正成为一种时尚,吸引着全世界的年轻人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