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推荐 > 正文

清华博士拒穿西式学位服:这关乎文化价值观!

在中国人民大学等高校看来,摆脱洋指标束缚,是中国教育主权的回归,而教育主权的回归就是文化回归,也只有文化回归我们才可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这样两件事连在一起看,我认为是中国教育的一种自立自强自信的表现。我为彭教授和中国人民大学、南京大学、兰州大学这些个充满尊严感的决定而欢欣鼓舞,中国知识界终于有了一次具有民族自豪感的伟大觉醒。

长期以来,我们在“接轨论”的思想引导下,好像什么事洋人说的就是标准,什么事情都要听凭洋人摆布。

其实,这个问题很大。听从人家制定的标准,就要一切听命人家的安排。这个评价标准,到底有哪些条件?洋人凭什么这样规定,其中大有文章,这里边必然就有一个价值观问题。

比如,谁掌握了这个评比权力,掌握这个权力的人本来就按照他们国家意愿办事,要对中国进行文化殖民,那么在这个标准里一定会充斥有利于他们文化殖民的内容。

我们参与这样的活动等于引颈就戮。这样的例证我想无需多举了。在这中间,西方最好的办法不是在内容上,而是在评选办法上怎么有利于在中国“二狗子”的批量生产。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