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推荐 > 正文

中国强力出手砸碎西方锁链,百年未有大变局

接下来,是以国际化、现代化的名义来格式化世界。

国际化最好的工具,无疑是国际组织,这些组织包括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世界银行、奥林匹克委员会等等。借助这些实际掌握在西方手中的工具,向全球输送西方主导的价值观、发展方式、发展道路、技术标准等。

众所周知,新中国建立后不得不打的第一场对外战争,就是冠以联合国名义的“联合国军”,这样的国际组织能代表与维护国际正义么?显然不能。

联合国的正义性是由从殖民地秩序中解放出来的民族国家参与国际事务体现出来的。而这一正义性的典型表现,是1955年29个亚非拉国家召开的万隆会议,是1972年新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

国际组织的正义与邪恶,关键在于它掌握在谁的手中。直到今天,世卫组织仍是国际医药资本所掌握,兜售辉瑞疫苗的大喇叭,奥林匹克委员会沦落为生化战争开墓式与凯勒奇计划体育移民的执行工具。

在科学、现代化、国际化、国际合作的幌子之下,中国的国民健康主权落到了洛克菲勒、比X盖茨所代表的国际医药资本集团的手中,其在华培养、扶植的技术利益集团,追求的是“手术室里全是钱”,追求的是通过”废止中医法案”彻底垄断在华的健康卫生市场与利益。

在抗疫过程中,洛克菲勒与比尔盖茨两大医药集团及其白手套一直活跃在媒体舞台的中央,其间还发生了王财主家的傻儿子与洛克菲勒家的招财猫上演了一出狗咬狗式的撕葱大战。

可笑之余,不禁悲从中来,这与百年前在中国东北爆发的日俄战争有什么不同呢?一个是列强争夺中国殖民地,一个是西方医药资本的代理人争夺倾销商品的市场殖民地。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