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推荐 > 正文

中国强力出手砸碎西方锁链,百年未有大变局

在这种文明底色下建立的技术与学术体系有很强的“神谕”色彩,到处都是不容置疑的“公理”、“定理”。这些圣经似的伪史、神谕般的定理与定义的技术与学术作品,培养出来的人有两个最显著的特征:盲从、机械。

这不是启蒙与教育,这是驯化,巴甫洛夫式的驯化。

在西方教育体系中,最常见的不是知识与技术本身,而是树立一个被膜拜的神,比如“发现了新宇宙”的伽利略、“天空立法者”开普勒、“照亮了一切”的牛顿……

当我们的教室里挂满了剽窃华夏文明西方伪神的画像,教材里全是西方伪史的长篇大论。那些真正开启了人类文明的华夏先祖又置身何地?我们自己上下五千年的青史谁来传承?

神化的人与神化了的理论,是不符合科学精神的,但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原因很简单,整个世界都是集体西方的殖民地,殖民地需要的不是科学,而是奴化教育、驯化教育,当所有受教育者成为神化的科学家的信徒的时候,他也就成为包括技术与学术殖民地体系的奴隶。

在具体的操作中,大学排名与国际学术交流都是很有效的做法,通过在教育领域树立样本的方式确立标准与尊卑顺序,就可以在全社会建立相应的生态与秩序。

如果深入了解清H大学等国内大学是如何接受国际资本与学术机构的赞助与影响的,对西方建立全球影响力会有更直观的理解,清H大学经管学院顾问委员会,就是这种彰显主奴关系与集体西方色彩的交流机构。

以发表论文为例,学术体系的标准与流程也是西方主导的。

外资掌控的“知网”,通过设置天价门槛的方式,把知识隔绝于人民之外。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