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推荐 > 正文

罗援:只待一声号令,打进台北市,活捉卖国贼

但要想当“济南团”,谈何容易?济南内城,平均城高14米,厚8-12米,护城河宽30米,有多层明碉暗堡,形成了三层火力网。

73团爆破手张云清在一条腿被炸断、右臂负伤的情况下,拉响了炸药,壮烈牺牲在城墙脚下,用自己的生命炸开了一条胜利通道。

为抢占并固守突破口,73团派出一个连与敌人反复拼杀,勇士们有的拉响手榴弹与成群的敌人同归于尽,有的死死抱住敌人从城头上决然跳下,有的伤员不能与敌人拼杀,就用双手猛扒突破口的砖头泥土给后续部队开道,但这个连终因寡不敌众,血战一小时后,全部壮烈牺牲。

73团化悲痛为力量,团长张慕韩发誓:“不战对不起牺牲的战友,不战就不能报仇,有仇不报算什么人民军队,即使战至最后一人,也要把红旗插上济南城头。” 突击队员李永江把冲锋枪往脖子上一套,腰插手榴弹,一怒之下腾地窜上云梯,迅速攀上梯子顶端。

他突然发现,梯子离城头还有半人多高,够不着。这时只听下面有人喊:“快!踩着我上!”原来是2班战士于洪铎紧随其后。李永江就势踩着于洪铎的肩头跃上城头,杀出了一条血路。后续部队接踵而至。

腿部负伤的指导员彭超,拖着伤腿,边冲边喊:“同志们!没有子弹用刺刀捅,用牙咬!没有手榴弹用石头砸!宁可牺牲,决不后退,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和敌人拼到底。” 班长冯立国面部嵌进6块弹片,昏了过去,醒来后一把抹掉脸上的血,继续战斗。班长郑田芳右手负伤,就用左手投手榴弹。

班长王其鹏与另外几名战士守着几箱手榴弹,像冰雹般地砸向敌人。手榴弹打光后,王其鹏从地上拣起一把大刀,向反扑过来的敌人猛扑过去,活捉了3个敌人。

经3个多小时激战,73团连续打垮了敌人1个精锐团和1个营的多次凶猛夹击,牢牢控制了突破口。

如今,解放军正在锻造“四有军人”,血性担当是人民子弟兵的本质特征。试问台军有这种勇武精神吗?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