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推荐 > 正文

GDP增速为0!这座城市敢站出来承认,了不起

但他认为最主要的,还是蚌埠的产业结构调整能力没有跟上经济发展变化。“从蚌埠公开的数据来看,它的制造业不强,产业结构明显没有竞争力,在扩大内需市场这块,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马庆斌说。

马庆斌提到,蚌埠地处安徽背部,远离中心城市。在安徽发展整体向上海、浙江、江苏这些经济大省靠近时,蚌埠的发展面临着一种被挤压的状态,尤其是面对合肥的虹吸效应,蚌埠当下有点“无力招架”。

在《报告》中,蚌埠对当下自身面临的问题,也做了系统分析,认为主要是因为产业转型升级不快、产业结构不优,当地大企业、龙头企业不够多,蚌埠全市除烟厂以外,产值超50亿元以上企业还未实现“零”突破。

此外,还提到蚌埠县域支撑不强,中心城市能级不高、市县之间经济互动性不强等问题。

《报告》还提到,蚌埠发展受到要素制约较大。用地不多与闲置低效用地问题并存,蚌埠工业企业亩均税收仅有7.43万元;能耗容量不足与结构不优问题并存,全市能耗强度0.31吨标煤/万元左右,远远低于全省、全国平均,未来下降空间小。存量企业能耗指标挖掘难度大,新增重大项目面临能耗指标约束趋紧。

“未来我国经济会更多的去追求高质量发展,速度不再是唯一的指标,但如果速度过低,也容易失去参与这个新赛道的基本能力。”马庆斌说道。

因为发展问题饱受争议的,除了蚌埠,还有鹤岗。鹤岗因为政府负债130亿,成全国首个财政重整地级市。这种量级的负债,在很多经济学家看来,意味着城市还有进一步继续负债空间,并以此进行大规模城市开发建设,但对于鹤岗来说,已是不堪承受的重担。

但即便是鹤岗,其2021年地区生产总值竟出乎意料,预计比上年增长6%。

不过,鹤岗市委书记李洪国在1月6日举行的中国共产党鹤岗市第十三次代表大会上提到,2021年对比2016年,鹤岗全市地区生产总值仅增加了70亿元,因此这个增长,也许有那么点“水分”在里面。

打造“头雁效应”

蚌埠一直在想办法自救。

据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蚌埠强力推进“双招双引攻坚年”,建立“四项机制”,紧盯上市公司、央企、知名民企和外资企业等重点方向,组建3个驻外招商组、3个招商总队和27个市直招商小分队。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