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推荐 > 正文

GDP增速为0!这座城市敢站出来承认,了不起

2021年,安徽省蚌埠市GDP增速为0。

2022年1月17日,在安徽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期间,安徽省委书记郑栅洁来到蚌埠市代表团,与代表们一起审议《政府工作报告》。

他提到,去年以来,蚌埠经济失速、发展失位、结构失衡的压力凸显,已经到了“退无可退、背水一战”的关键当口。

蚌埠,这座曾经的“千里江淮第一城”,真的“绷不住了”吗?

“失速”的城市

蚌埠地处安徽省东北部、淮河中游,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秦岭—淮河一线。

历史上,蚌埠因为津浦铁路的开通而兴盛,逐渐成为淮河沿线的重要交通枢纽,是一座“火车拉来的城市”。早在1947年,蚌埠就成为了安徽省第一个设市的城市。

在新中国成立初期,蚌埠的工业企业达到三四百家,工业总产值位居安徽省第一位,是安徽最主要的工业城市。

但遗憾的是,这座曾经因为交通区位优势兴起的城市,在近些年的经济发展中高开低走,呈现下降态势。当初留在蚌埠的很多大型企业要么改制,要么往外迁走,蚌埠再也不复往日辉煌。

在蚌埠市人民政府发布的《关于蚌埠市202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22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提到,受产业转型升级不快等因素影响,蚌埠主要经济指标增速低于预期、位次靠后。

《报告》显示,蚌埠市2021年地区生产总值增速年初计划目标为8.5%,全年完成0%。其中,第一产业增速年初计划目标为3.6%,全年完成7%;第二产业增速年初计划目标为9.2%,全年完成-8.3%;第三产业增速年初计划目标为9.2%,全年完成5%。

与这组数据相对比的,是其所在安徽省作为后发地区,持续多年赶超:2021年,安徽经济预计全省生产总值增长8%以上,总量预计突破4万亿元,人均生产总值预计突破1万美元。

在全国发展格局中,安徽由“总量居中、人均靠后”迈向“总量靠前、人均居中”。

也无怪乎郑栅洁会对蚌埠代表团强调,增强“慢进是退不进更是退”的紧迫感,鼓励他们咬定目标、脚踏实地,埋头苦干、奋起直追。但老工业城市能否焕发新活力、再现新辉煌,目前来看,还是未知数。

制约发展的因素

中国国际城市化战略委员会专家委员马庆斌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提到,蚌埠在经济发展中出现这样大的失速,是宏观层面需求萎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在一个点上的体现,和疫情反复对整体宏观经济的冲击有关,也与全球经济复苏乏力以及国内区域经济再调整有密切联系,个别地方经济失速与高活力高增长区域尚未形成有效挂钩也需要引起重视。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