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推荐 > 正文

除了“小海鲜”,贪官们还有哪些腐败新套路?

这几天,5集反腐电视专题片《零容忍》成了热议话题,不少情节令人咋舌——

“小海鲜”成了行贿接头暗号,一盒“小海鲜”30万美元,一送就是9000万;有人收钱没够,说自己疯狂的贪欲“登峰造极”“要钱干什么,埋你啊?”有人赌瘾缠身,输光了竟向困难群众伸手,骗骨癌患者的救命钱;还有人为了满足自己的“设计梦”,让商人出资,建造极尽奢华的私家园林……

除了看“热闹”的现象,更值得注意的,是片中透露的新型腐败“门道”。

贵州省政协原党组书记王富玉,涉案金额4亿多元。在搞“隐秘腐败”上,王富玉绝对是个老手。

2014年,茅台集团在三亚投资开发度假酒店,商人沈某请托王富玉帮忙承揽项目建设,王富玉就安排弟弟王富出面与沈某“合作”,自己在幕后操纵。沈某顺利中标后与王富分成,输送利益数千万元,王富玉让王富“代管”赃款。

除了弟弟,王富玉还把儿子发展为受贿“中间人”。其子王斌与人“合作”做生意,企业通过王斌向王富玉行贿6000多万元,换来后者在项目上的帮助。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王富玉这里成了“贪腐亲兄弟,敛财父子兵”。这些贪腐官员为降低败露风险,大搞障眼法、隐身术,借亲友或其他代理人名义收受贿赂,一旦东窗事发,便以“不知情”“未利用职务之便”等理由开脱。

与王富玉相似,云南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马林昆利用中间人绕开监管。他与妻兄合谋,借医疗设备采购大肆牟利,中间又找了一个代理商人掩人耳目。

浙江省委原常委、杭州市委原书记周江勇也是利用中间人搞腐败的典型。他与弟弟周健勇一人从政、一人经商,通过弟弟接受商人请托,收受贿金达9000多万元。许多企业主以明显不合理的高价购入周健勇公司股权,以此换取周江勇在低价审批土地、给予优惠政策方面的帮助。

除了“中间人腐败”,还有“期权式腐败”。

判断官员有无受贿,需有滥用权力、牟取私利的双重证据。假如官员滥用权力却未获不当利益,证据链就不完整。为此,一些官员决定“延迟满足”,推迟获利时间,将受贿“期权化”。

王富玉就是这样,替人办事时先不收好处,等退休后再主动打电话挨个提醒商人“兑现承诺”。前面说的“借助中间人”是打空间战,隔开距离;“期权式腐败”则是打时间战,拉长线钓大鱼。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