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推荐 > 正文

柳八爷啥钱都敢赚:竟将手伸向3亿人的救命药

这两个月,随着司马南、张捷对联想的爆料越来越多,我们也一步一步认识到了柳传志的手段。之前争论最多的,是柳传志如何涉嫌侵吞国有资产,如何将倪光南逼走,如何将联想变成放贷公司,如何将中科院8万平土地据为己有等等。

如果说柳传志做的这些,让我们认识到了他的狠厉之处,那我下面将要说的,才让人能真正见识到资本的残酷和嗜血,也真正能看清柳传志的真面目,这和他祖上做的开大烟馆、办育婴堂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里面说的就是一种特效药价格高的事情,电影注重的是主角和患者努力抗争的事情,却基本上没有涉及垄断特效药,导致价格高的幕后黑手。

而现实中的柳传志,就是这样的幕后推手,而且是隐藏极深的那种。就在今年年初,1月22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了一个处罚通告,这个处罚通告是针对一家药企的,是先声药业,依据是这家医药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垄断一种治疗脑梗药物的原材料,处罚先声药业1亿多元。

但很少有人注意到,这家公司,其背后的控股人就是柳传志。柳传志在2003年,已经是彻底掌控了联想,那个时候的他,要钱有钱,要地位有地位。但柳传志却依然不满足,他想要将更多的国有资产,转化成他的个人资产,于是他就成立了弘毅资本。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