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推荐 > 正文

赋红码事件的祸根,早在十几年前就埋下了!

6月22日 ,郑州市纪委监委官方平台微信公众号“清风郑州”发布《关于部分村镇银行储户被赋红码问题调查问责情况的通报》(下称“通报”)。

通报显示,郑州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部长冯献彬,团市委书记、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副部长张琳琳,擅自决定对部分村镇银行储户来郑赋红码,安排市委政法委维稳指导处处长赵勇,市大数据局科员、市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健康码管理组组长陈冲,郑州大数据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耀环,对储户在郑扫码人员赋红码。

据统计,共有1317名村镇银行储户被赋红码,其中446人系入郑扫场所码被赋红码,871人系未在郑但通过扫他人发送的郑州场所码被赋红码。

通报指出,冯献彬等同志法治意识、规矩意识淡薄,违反《河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健康码管理办法》及健康码赋码转码规则,擅自对不符合赋码条件的人员赋红码,严重损害健康码管理使用规定的严肃性,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是典型的乱作为。

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经研究决定,对冯献彬等同志分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

看了这个通报,我觉得很奇怪:这起违法违纪事件的主要决策者和执行者都是郑州市委政法委的领导和工作人员,可是银行又不归政法委管,他们为什么要给来郑州的部分村镇银行储户赋红码呢?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