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推荐 > 正文

俄披露美在乌实验室更多“黑料”:用人体实验

他补充说:“此外,我们还取得了波兰资助利沃夫医科大学的证明材料,该大学的流行病学和卫生学院参加了美国的军事生物项目。上述机构从2002年开始对有军民两用材料和技术相关工作经验的乌克兰专家进行再培训。”

根据报道,基里洛夫表示,拜登协调了美国军事生物计划执行者在乌克兰的工作。他说:“民主党领导人是美国在乌军事生物活动的倡导者。”

他介绍道,先是为直接从联邦预算拨款建立立法框架。为此,在国家担保下吸引了受控于民主党的非政府组织的资金。

例如,美国前总统奥巴马“2005年与乌克兰就开始在该国境内落实军事生物计划签署合作协议”。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发起通过了美国反生物威胁战略,并促成了军民两用研究的合法化”。

俄新社报道,现任白宫主人拜登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副总统时,“协调了军事生物计划执行者的活动,参与了在乌克兰的金融欺诈”。而投资人乔治·索罗斯“则是在乌军事生物研究的主要赞助者和大型药企的游说者”。

俄新社报道说,此外,制药公司也是该计划的参与者,包括辉瑞、莫德纳、默克和与五角大楼有关联的吉利德。

基里洛夫表示:“美国专家正在绕过国际安全标准测试新药。结果,西方公司大大节约了落实研究计划的成本,获得了显著的竞争优势。”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