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推荐 > 正文

“流调最苦中国人”暴三大疑问,山东公安介入

疫情发展到今天,已经显现出荒唐的一面。河北有一位女子在街上走,接到通知自己是“次密接”,健康码变红,她被要求马上居家隔离,否则要负法律责任。但是,她还拖着行李箱走在马路上,打车回去因为红码被拒绝——此后她开始打各种电话,要求落实自己“密接”的“待遇”,至少要送她回家。

没有人理她,120甚至批评了她。所有环节其实都明白,她并不是“危险人物”,否则应该赶紧采取行动了。他们甚至也知道,病毒也不怎么危险,但是,大家又是“无比重视”,投入到热火朝天的抗疫中。

在这个过程中,“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会再一次被剥夺。就像有人质疑那位女子那样,怎么不找亲戚朋友开车来接?人们默认一个人的亲戚会有汽车,根本不会意识到,一个人可能没有车,甚至也可能没有亲戚朋友。

如果你在“日常”中很惨,在疫情中一定会更惨,这就是真相。

看一下这位朋友流调中最辛酸的部分:

1月18日,从褡裢坡站上车乘坐地铁6号线,转14号线于7:12到达北京南站;8:21坐上开往威海的1085次列车,因疾控中心通报其核酸检测结果疑似阳性,于8:57在北京南站下车,等待进一步处理。

他可能是要回山东老家过年,提前一天做了核酸。1月18日这一天,他起得非常早,可能是赶了最早的地铁,从6号线转14号线,到北京南站才7:12分。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