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推荐 > 正文

突然爆炸!伊朗刚刚再遭重锤,大战一触即发?

我认为不会,原因是:

第一,美国国内的政治、经济和疫情都已经让拜登内外交困,28万亿美元的债务负担和每年数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已经让美国陷入财政困境,虽然美国已经开始大量印刷美元,但这些美元迟早会让美国发生严重金融危机,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已经消耗了太多美国国力,美国已经无力再在中东发动一场大规模战争。

第二,特朗普和拜登在美国代表着不同的资本利益集团,特朗普不惜一切支持以色列,虽然现任美国国防部长访问以色列表示会继续支持以色列,但现在要拜登为了以色列而让美国重新陷入一场大规模的中东战争,继续严重消耗美国国力,不仅拜登不愿意,整个美国社会也不会愿意。

第三,在伊朗问题上,特朗普时期的美国与欧洲闹得很不愉快,欧洲因为美国对伊朗实施金融制裁,欧洲已经开始单独建设能够避开美国的全球美元结算系统的金融结算系统,这对美元的全球霸权将产生重大打击,加上欧洲与伊朗之间有许多经济利益,当前美国又在极力拉拢欧洲盟友对付中国和俄罗斯,因此,在伊朗问题上造成美国与欧洲严重对立并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第四,当前美国的主要战略对手是中国,围堵、遏制、打击中国是美国的主要战略方向,集中力量在中国周边搞破坏是美国的主要目标。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