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到了最后关头:谁能把握住,谁就能赢

新闻出处:新闻来源于
作者:
2019-05-03 12:02:06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认为中国不会在其核心经济战略上让步,中美两个制度非常有可能长期斗争下去,由此而引发经济“冷战”的可能性也非常大。

这种冷战与上一次冷战存在显著区别,后者是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军事角逐。

不过,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在近期的公开讲话中明确表达了对“冷战2.0”的担忧,美国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Hank Paulson)也发出了类似的警告。

值得注意的是,对美国而言,其目前的经济形势要比冷战1.0时期差很多,更难发动一场冷战。

在冷战1.0时期,美国自1947年到1991年之间的年实际平均GDP增长率为3.5%;相比之下,在过去五年间,美国的实际增长已经下滑至2.2%。

与之类似的是,在第一次冷战期间,美国的生产率增长能够达到年均2.2%,而这一增速在过去五年间已经下滑至仅有0.8%的水平。

也许更为重要的是,美国的国内储蓄水平严重不足——净国民储蓄率在过去五年间只达到了3.3%,而冷战1.0时期的平均水平则高达8.8%。

储蓄水平的剧烈下滑将给美国筹资造成严重阻碍,使其难以对竞争力复苏所需要的物质或人力资本进行投资。

这场海战,清军36条命换英法1000多条命

历史教师王汉周2019-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