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开创一大奇迹 西方主流学者被赶下神坛

新闻出处:新闻来源于
作者:
2019-03-30 11:14:19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席卷了全世界增速最快的几个经济体,当时《纽约客》杂志刊登了一篇关于国际经济救援的文章。这篇文章的主人公是当时的“超级外交官”——这个拥有“大思想”的人刚刚才被《经济学人》拿来与亨利·基辛格媲美。《纽约客》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称当年六月这位美国官员抵达日本时享受的尊荣堪比麦克阿瑟再世。

现在回想起来,这种崇敬多多少少有些令人讶异,因为这个叫做劳伦斯·萨默斯的人在担任美国副财长的时候,其实是个不甚整洁,甚至有点笨拙的书呆子。他的地位之所以那么崇高,在一定程度上归功于两个事实:第一,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第二,他本身是个绝顶聪明的人物。

然而,萨默斯大受欢迎最重要的原因是许多人都认为他的专业知识能够帮助亚洲避免崩溃。萨默斯是个经济学家。

中国开创一大奇迹 西方主流学者被赶下神坛

冷战期间,决定世界走向的是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领域的张力。因此,那个年代最负盛名的专家都是在这些领域拥有专业知识的人。其中的佼佼者是那些真正把这两个领域融会贯通的人,比如基辛格、凯南和布热津斯基,作为政策制定者他们受到了政界和民间的一致赞誉。

冷战结束之后,随着前社会主义国家加入西方自由贸易体系,全球化市场急剧扩张,其重要性盖过了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问题。几乎在一夜之间,经济学成了最有价值的智力训练和实用经验,并被看作决定国家成败的秘笈。1999年,在亚洲金融危机有所缓解之后,萨默斯、美国财长鲁宾以及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成了《时代》杂志的封面人物,那一期的封面故事叫作“拯救世界委员会”。

在冷战之后的三十多年里,经济学攫取了某种知识霸权。它不但在各种社会科学当中享有超然地位,还主导了大多数政策议程。经济学家受到商界、政府和社会的普遍追捧,他们的洞见被视作解决各种社会问题的良药。大众经济学和经济学思维方式成了一种全新的畅销书品类。

经济学的影响力之所以如日中天,最根本的原因是人们的一种观念,即经济学为理解当代世界提供了最有力的工具。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