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利:“把脉”中国货币扩张四十年之变

新闻出处:
作者:
2018-05-07 10:56:37

改革开放进入第二个十年,国际格局发生剧烈变化,也给中国带来深刻警示。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后,中国重新回到加快发展、扩大开放的道路之上,从1993年开始,经济发展明显升温,到1995年甚至出现严重的经济过热态势。

在此过程中,1993年开始先后推动了财会制度深刻变革、财税体系深刻变革(修正改革开放初期推行的“拨改贷”、“利改税”的做法,实施分税制,控制国家经济建设职能,强化公共管理职能和公共财政建设等)。1994年实施外汇管理体制重大变革,放松外汇管制,将外汇由中国人民银行及其指定的外汇专业银行独家办理结售汇和外汇储备管理,转变为符合条件的商业银行都可以办理结售汇业务,实施汇率有管理的市场化和“汇率并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向市场化水平靠拢,大幅度调整到8.7的水平,并逐步放大商业银行自主报价权力和自留外汇限额。1992年成立证监会,1994年国家先后成立了国家开发银行、农业发展银行、进出口银行三家政策性银行,着力推动中央银行、政策性银行、商业银行的职责划分和功能发挥。1995年正式颁布了《中国人民银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等。

1995年开始,针对经济过热问题,国家采取严厉的宏观调控政策,推动经济增长在1996年实现软着陆。

1997年爆发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原本聚集大量国际资本和产能的东南亚国家,包括日本、韩国等遭受重创,也对中国经济产生了很大影响。但此时的中国在金融领域尚未对外开放,外汇管制依然很严格,避免了国际资本大规模进出产生的影响。中国宣布人民币不贬值,人民币开始扩大在周边国家流通,中国在亚洲的影响力迅猛提升。

同时,东南亚金融危机也大大提升了中国对金融、对货币自由兑换和外汇跨境流动等方面的认识,1998年开启了一轮深刻的金融体制改革:成立中央金融工委,将国有金融机构的人事和组织管理从地方上收中央垂直管理,大大削弱了地方政府对金融机构,特别是银行贷款的行政干预;发行2700亿元专项国债用于补充四大国有商业银行资本家,大大提升了国有商业银行资本实力和抵御风险的能力;剥离商业银行附属业务,实施分业经营、分业监管,推动国有银行加快从专业银行向商业银行转化;成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对口剥离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不良资产1.4万亿元;清理严重的社会“三角债”,强化信用管理;进一步区分政策性银行和商业银行等等,并继续保持和改善外汇管理。这推动中国金融体制和金融机构深刻变化、整体实力明显增强。

如果没有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冲击,我国金融体制改革难以推动并取得这样的成果。而没有这一轮深刻的金融体制改革,金融机构的品质和实力难以有效提升,恐怕也很难抵挡加入WTO之后国际资本的冲击,特别是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