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谍王

document.write("")
发帖人:鹰男 2015-01-13 11:58:42


红色谍王

▲牛兰夫妇


红色谍王

佐尔格在日本时的留影。


红色谍王

▲佐尔格被处死后埋葬在东京巢鸭监狱。1949年,他的日本女友石井花子将他迁葬于东京多磨陵园,石井花子死后与其合葬。

——二战传奇间谍佐尔格的中国生涯

本报记者 董少东

(上接第17版)

另一位史沫特莱介绍给佐尔格的重要人物是鲁特·维尔纳,也就是鲁迅先生在日记中多次提到的“汉堡嘉夫人”。她有德国著名女作家和苏联间谍双重身份,二十多年的谍报生涯从未发生纰漏,最辉煌的作为是与流亡的德国核物理学家克劳斯·富克斯合作,把英美研制核武器的绝密资料包括“曼哈顿计划”透露给苏联。

维尔纳在上世纪70年代出版了回忆录,首次披露了她在上海和佐尔格共事的岁月。在书中,她称佐尔格为“导师和榜样”。

维尔纳在上海与史沫特莱相识。一天,史沫特莱问她“愿不愿意认识一个可以完全相信的共产党人”。由此,维尔纳结识了佐尔格,开始了谍报生涯。

维尔纳在佐尔格情报组织中的任务主要是提供秘密接头地点、收藏情报资料、保存武器和电台等。佐尔格每周至少要在她的家里开一次会。“同志们会面之前和之后,我要不动声色地检查一下大街上的动静……要尽量多请些资产阶级的客人来,免得‘地下工作的客人’太显眼。”

维尔纳的任务虽然相对外围,但她的回忆录却让人们知道了更多的佐尔格情报组成员。比如报务员弗兰茨,德国人格哈特·艾斯勒、爱沙尼亚人保尔·里姆、德国姑娘伊萨、德国商人瓦尔特、中国翻译家董秋思夫妇、王学文夫妇等。其中有不少人还需要后人进一步“解码”,才能辨别出究竟是谁。像“幽默的杨教授”,实际是中共地下党员、著名社会学家陈翰笙。

后代研究者们依据公开档案、当事人回忆以及种种蛛丝马迹的记录考证,佐尔格情报组织在中国的成员有近百人,形成了一个以上海为中心,南至广州、香港,北至哈尔滨的庞大谍报网络。

“很有本事的王君”

在日本对佐尔格的审讯材料中,他对自己在中国的三年情报工作有很多叙述,却很少提及情报组中的中国人。偶尔几次,也以“中国人的名字难记,年头多了实在想不起来”为由,没有提供任何一个可供查询、追踪的姓名。显然,他在尽可能地保护中国同志。毕竟,那时的中国还有大片国土沦陷于日本之手,他的情报活动中心上海,就在日本的统治之下。

奇怪的是,这位有着共产国际特派员身份的间谍,竟然在三年中没有留下任何与中国共产党发生联系的记录。这当然是佐尔格故意“忘记”的。实际上,他的情报组织与中共隐蔽战线有着非常密切的合作。

佐尔格“交待”的惟一一个中国人,在他的口中也只有一个中国姓氏——“很有本事的王君”。

其实,“王”这个姓氏也是假的。“王君”就是前文提到的方文。方文在《佐尔格在中国》里回忆,他在1936年从苏联返回国内,继续从事地下工作。就在佐尔格在日本被抓捕后不久,方文因为受到其它案件牵连,在天津被日本宪兵逮捕,经历了长期的关押审讯。幸而方文并非要犯,看管不严,他成功地越狱逃了出来。“他们如果知道这人就是佐尔格供出的那个姓王的,早就押解到东京归案,和佐尔格一同上绞刑架了。”

方文也是史沫特莱介绍给佐尔格的,是他的第一个得力的中国助手。

方文加入佐尔格情报组织也不是受中共组织委派。1930年的时候,他是个在大革命失败后失去组织关系的中共地下党员,先是给史沫特莱当翻译,后来帮助佐尔格进行翻译、剪报,然后才在佐尔格的亲自指点下,一步步成长为出色的国际特工。

在方文的回忆中,佐尔格交办的第一个特工性质的任务,他就几乎“办砸了”。不过,这次任务却透露了一个重要的史实,中共和佐尔格之间有着情报合作。

佐尔格告诉方文:“中共中央很需要有关国民党进攻红军的材料。现在需要建立一个情报交换小组。”他委派方文作为情报交换小组的联络员。前来与方文接头的是中共隐蔽战线的传奇人物潘汉年。

方文与党组织失联已久,见到潘汉年分外激动。这次接头并不是传递情报,只是建立联系,约定下次接头的地点、暗号等,但两人一下子谈了两个多小时,几乎都是方文在不停地说,把自己脱离党组织之后的情况一股脑儿地汇报出来。结果没过多久,佐尔格就通知方文,取消他与潘汉年以后的接头,而且不让他再当联络员,因为他“话说得太多”。情报交换小组联络员另派他人。具体是谁,方文不得而知。

佐尔格为中共提供的情报内容也很难考证。目前比较明确的一例,是佐尔格从德国来华军事顾问那里了解到了他们创造的“掩体战略”,即依托工事逐步推进。这种进攻方式准备在对鄂豫皖根据地的“围剿”中进行试验。

这份情报通过情报交换小组传递出去,使鄂豫皖根据地的红四方面军主力及时转移。

而佐尔格传递情报的途径不只于此,更多的时候,他的情报是发送给共产国际和苏联红军情报部。据俄罗斯近年解密的档案,佐尔格在上海从事情报工作期间,共发回莫斯科597份电报,其中335份电报给了中国红军或中华苏维埃政府。

中共党组织与佐尔格的合作并不限于单纯的情报交换,与他联络的也不仅仅是潘汉年,他甚至和中共隐蔽战线的缔造者、当时主持中共中央工作的周恩来都有着直接联系。2002年出版的《张文秋回忆录》披露了周恩来在上海与佐尔格的密会。

张文秋最著名的身份是毛泽东的亲家,大女儿刘思齐嫁给毛岸英,二女儿邵华嫁给毛岸青。她还是一位几乎经历了中国革命全过程的革命老人,隐蔽战线老战士。

1931年9月底,周恩来找到中央机关联络员张文秋(当时用名张一萍)说,因共产国际在华工作的需要,经组织研究决定,调她到远东局协助佐尔格工作。张文秋回忆:

周恩来同志亲自带着我,乘汽车到法租界一座高级宾馆门前……房内走出一位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外国人。周恩来对我介绍说:“这位就是共产国际方面的领导人佐尔格同志,今后你在他的领导下工作。”他又对佐尔格说:“我依照你的意见,把张一萍同志调到你这里工作,希望你给她做出适当的安排。”

热门专题

国家领导人退休后的生活
国家领导人在任时,往往公务繁重,退休之后不再承担具...[详细]

军事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