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枪决美女毕丽梅 美得不舍的。。。。

2005年4月1日上午,黑龙江省方正县人民法院根据上级法院的指令,对已核准死刑的一对男女罪犯执行枪决。  刑场在离县城不远的一个山脚下。戒备森严的警戒线外,人山人海,从四面八方赶到的人,都来目睹这个方正县城有名的大美人毕丽梅,看这个不得好死的歹毒女人的可耻下场……   上午11时许,几辆法院和检察院的车开来,五花大绑的毕丽梅拖着脚镣被法警架下刑车,曾靓丽的脸上重重地蒙上一层死灰色,她已经魂不附体,几乎是被两个法警拖到行刑地,法警一撒手,她就瘫坐在地上,怎么也拖不起来。一个行刑法官说,就让她坐着走吧。  人们都心惊肉跳地等待那一时刻的到来。  突然,一个佝偻着腰的老头挤过警戒线,大声哭喊:“让我亲手打死她!打死这个小妖精,为我儿子报仇……”   突如其来的喊声,引起一阵骚动,围观的人流露着各种情绪。  几个武警和法警跑过来,赶忙把老头拖走。  老头是被害人蒋来义的父亲蒋富贵。蒋富贵那缺乏营养的脸就像大树的年轮,记录着他经历过又永远抹不去的苦难和灾难。  蒋富贵今年64岁,是个老实巴交,为人厚道的农民,他和媳妇胡雅琴结婚10年,一直没孩子,四处求医问药,医治5年,胡雅琴才生下蒋来义,两口子把蒋来义视为命根子,尽管都身体不好,家里贫穷,也供儿子上学,蒋来义考大学时,为给儿子交学费,蒋富贵卖了家里的房子。前年,儿子大学毕业,在县里打工,虽然挣钱不多,每月还能给家几百元,三天两头来个电话,十天半月,回家看看。蒋来义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有人前来保媒,蒋来义都不干,说要在城里找对相,还一定要找个漂亮的。去年初,儿子说和毕丽梅处了对相,老两口特别高兴,从此不要儿子的钱,让儿子攒着结婚用,老两口还盼着儿子,能把毕丽梅领回家让他们看看,盼来盼去,盼到的是儿子被毕丽梅杀害的消息。儿子被害后,胡雅琴精神失常,成天站到村口遥望,嘴里念道儿子的名子,盼儿子回来。毕丽梅归案后,蒋富贵天天盼法院开庭,法院开完庭,又天天盼毕丽梅被枪毙。3月31日,蒋富贵得到消息,大清早,他就从70多里外赶到这里……   看到这个被贫穷疾病,老年丧子折磨得悲痛欲绝的蒋富贵,人们都流下同情的热泪。  法警把蒋富贵拖进车里,蒋富贵还在暴怒悲咽,车驶离刑场。  刑场又回复平静。  行刑开始,两个行刑手走过来,把手枪对准二犯的后脑,随着口令,抠动板机,子弹贯穿毕丽梅头部从嘴里钻出来,她往后仰在地上。  经过检察官和法医验证,二犯确实毙命,又经过拍照,卸掉脚镣,两具尸体分别装进特制的朔料袋里,抛上汽车……   毕丽梅的父母毕武强、司秀娥和亲属在监护下,早已在火葬场等候收尸,见到毕丽梅的尸体,一帮人哭天喊地,死去活来。毕武强雇人,给毕丽梅解开法绳,擦去脸上的血迹,简单整容之后,尸体被火化工推进火化间,火化间的门刚关上,两个火化工惊叫着又开门跑出来,不好了,诈尸了!  人们还没反应过来,就听火化间里传出一个声音,有点像二月的猫叫,吓人,惨人。  火化间外的人也都乱成一团。  毕武强和司秀娥不知所措,愣着没动,毕武强自言自语,诈尸?她怎么会诈尸?是不是刚才给她整容,那人过给她阳气了?他想起迷信。  火葬场给法院打电话,刚从刑场回来的法官,正陪着省里来监刑的法官和检察官吃午饭,一听这消息,都离开餐桌,赶到火葬场。  大家聚在火化间门口,向里张望。  只见毕丽梅坐在停尸车上,哭着,嘴里和脑袋后流着血……   法院领导让法医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向临危不惧的法医,犹豫一会,拎着枪走进去。  毕丽梅回头,见法医手里的枪,哭叫声更大……   法医站在远处,观察一会,见毕丽梅的眼神举动,不像诈尸,壮着胆子过去问,你叫毕丽梅吗?  毕丽梅大张着口,不能说话,连连点头。  法医看见,毕丽梅的舌头已被子弹穿烂,只能用嗓子眼儿往外发出难听的怪调。法医感到奇怪,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是根本不会活的,毕丽梅竟然能活,莫非她的大脑结构与其他人不一样?他以自己的职业习惯,麻木地仔细检查着毕丽梅的头部,子弹斜着射入脑耽骨,擦过硬脑膜中动脉,越过脑干又从嘴里飞出,这地方是大脑与小脑连接处,是生命的中枢,可子弹只伤到小脑,促使毕丽梅崭时昏死,心藏还在微弱跳动着,经过从刑场到火葬场的颠波,又经过整容的折腾,她慢慢缓了过来,这真是生命的奇迹……   法医出来讲明情况,他说,如果采用注射方式,就不会出现这种现象了。  法院院长说,注射方式好,安全,可成本太高,谁想到能出现这种事情,百年不遇。  毕丽梅的家人要进去看,被法警拦住。  毕武强和司秀娥跪在法官面前,毕武强哭着说:“自古死犯,一刀折罪,毕丽梅挨一枪不死,这说明,她不该死,她已经一枪折罪,就放了她吧?”   毕丽梅的爷爷也打车赶来,跪地求情,他抱住一个法官的大腿哭:“求求你,让我去替她死吧……”   毕家亲属也都七嘴八舌,求法官饶恕毕丽梅……   再说蒋富贵,他被车拉到半路,法警见他情绪恢复点正常,让他下车了,他没回家,直接到火葬场看儿子。当他正在骨灰存放处,手捧着儿子的骨灰盒痛哭流涕,听外面有人大喊大叫,他想过去看个究竟。  蒋富贵和毕家人都没见过面,这回他们冤家相逢,闹得不可开交。  蒋富贵指着毕家人咆哮着:“毕丽梅的罪,就是她死了,也不能一笔勾销!”火葬场里,人越聚越多,十几个法官和检察官眼看控制不了局面,他们请求派警力支援……   爱恨冤仇  22岁的毕丽梅,父母都是安分守己的工人,中国人爱说,龙生龙,凤生凤。毕丽梅没有继承父母的优点,外在条件,使她转了“基因”。她从小在乡下爷爷家长大,爷爷和奶奶年岁大,又没文化,对孙女光给吃喝,不给教养,更谈不上文化的辅导。毕丽梅上初中,才回到县城,她学习成绩更不好,但人长得漂亮,深受男生喜欢,都叫她“大美人”,平时,有男生帮她写作业,有男生给她买东西吃,男生为了她,经常争风吃醋,大打出手,每当遇到这种场面,她都感到有意思,很开心,很自豪,还觉得是一种享受……   1999年,毕丽梅初中毕业,父母所在工厂破产,为了生活,父亲毕武强把爷爷和奶奶接到县城,照顾毕丽梅,他和妻子司秀娥去哈尔滨打工……   处于青春期的毕丽梅,根本不想学习,高二那年,她辍学回家,整天在家看乱七八遭的书籍,什么《绝对隐私》、《鬼吻》、《梦妖》,还有《上海宝贝》、《野屋》、《野床》、《野婚》,这些书,在一点一点浸淫她的灵魂……   2001年,司秀娥怕女儿学坏,让毕丽梅来哈尔滨,给她介绍到一家美容美发学校学习,希望她能学点手艺,将来自谋职业,找个好婆家。  这时的毕丽梅,长得更加漂亮性感,走在街上,她都活跃在人们的视线焦点上。  有这么漂亮的女儿,毕武强感到骄傲,他认为,女孩漂亮是资本,她什么本领也没有,也会找个好婆家,说不定还能大富大贵!  毕丽梅对美容美发很感兴趣,经过一年多的学习,她掌握了美容美发技术。  2003年4月,毕丽梅回方正县城开了一个“丽梅美容美发店”,这闪亮着红色荧光灯的美容美发店,虽然明里暗里不做法律禁止的营生,但每天光顾的男士越来越多,有些男人,借理发为名,来骚扰毕丽梅,因此,毕丽梅的生意红火起来……   毕丽梅讲究浪漫又追求实惠,她把从书中学到掌握男人的“知识”,充份运用,淋漓发挥,狠狠地宰这些骚男人,花心男人靠不上她的边,钱却扔出不少。  2004年3月,有一个叫蒋来义的小伙子来理发,小伙子长得文质彬彬,这引起毕丽梅的兴趣,她认为,这才是白马王子。  理发时,蒋来义也迅速从毕丽梅眼神细节中测量出这种感觉.蒋来义几代家竟贫穷,他靠努力学习,好不容易挤进“象牙塔”,当了几年“天之骄子”,在黑龙江大学哲学系毕业,由于所学专业单一,在大城市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加上父母年迈多病,他只好回到方正,在县城一家打字服务部打工,月薪700元,所有这些,他都向毕丽梅隐瞒着,想等到时机成熟再告诉她,毕丽梅还以为他是大款儿子……   蒋来义比毕丽梅大3岁,他能说会道,对毕丽梅体贴入微,两人很快就有了比网恋还简单的恋情,开始,毕丽梅非常亲切地叫蒋来义“大哥”,相互占有之后,毕丽梅就称蒋来义“老公”,他们还海誓山盟,要花开花落,白头到老。  毕丽梅喜欢逛街,因为蒋来义的知识没有与财富同步,他领毕丽梅上街时,就怕她提花钱,每当这时,他显得卑微,抠缩,苦涩,像个“后进生”。  在这青春的美好时光,蒋来义工作也干得出色,受到女老板张华的表扬,他一高兴,还把自己找个大美人的事,春风得意地讲给张华听……   女老板张华知道蒋来义的底细,也见过毕丽梅,她对蒋来义把精力和物力都集中在大美人身上,不放心,常提醒他,酒要6分醉,饭要7分饱,爱要8分情,你太过份了,往往会事与愿违,这年头,你可要多几个心眼!  蒋来义说张华是老脑瓜,不新潮,他没把这忠告当回事。  然而,蒋来义的这份痴情,确实像张华说的那样,事与愿违了。  在毕丽梅和蒋来义相好的日子,毕丽梅喜新厌旧,她又偷着准备一个小伙子,这个小伙子叫金万元。  金万元的名子后面有个故事,他父亲金守富20多年前是方正县有名的个体户,也是万元户,那时,当万元户最光荣,在县委、县go-vern-ment召开的表彰大会结束后,金守富拿着奖状乐悠悠地奔回家,正好媳妇生下个儿子,金守富一高兴,就给儿子起名叫金万元。金万元出生后,金家从万元户,变成十万元户,百万元户……   金万元傻大黑粗,外表长得像个KB人物,他从小不爱学习,小学3年级没毕业,就打死不再登学校大门,在社会混迹,学得满嘴脏话,字典里那些脏字他不认识,可都能通过他的嘴组合运用,但他胆小怕事,经常骂人,又经常被人欺负,花钱买平安。富人的孩子不当家,只会败家。金万元是他父亲的公司副总经理,可他从来不谈业务,他最大的特长就是谈对相,他为许多女孩烧包,出血,不心疼,好像老爸辛苦挣的钱,都供他往这上面花,可惜,他16岁开始谈恋爱,谈到23岁,也没谈成一个,原因是女的长得都不漂亮,他想找个漂亮的姑娘。  2004年5月的一天,金万元到毕丽梅这理发,他对毕丽梅一见钟情,后来,他知道毕丽梅和蒋来义好,他使出浑身解数,耐心地挑战,他不会说,不会道,但他会大把大把“投资”,他们没有共同语言,却有共同爱好,都喜欢钱。毕丽梅就像被烘烤的烧鸡,一开始精神出轨,不久身体失控,最后整体奉献,终于被金万元拿下。  毕丽梅和蒋来义开始从身的厮守,变成心的撕裂。  没有清醒认识,足够防备的蒋来义,把攒的钱花光,还不知道这个密秘……   毕丽梅想慢慢冷淡疏远蒋来义,对他的失约成了家常便饭,希望他能有自知之明,自动离开。蒋来义不计较毕丽梅的冷淡,他在想,书上的话,热恋中的女孩都会这样,距离才产生思念,爱是有试用期的,他总希望坏事能变好事,就不去思考好事会变坏事,他爱心不死。  这种状况维系了一个月,毕丽梅想和蒋来义当机立断,一次,蒋来义打手机约毕丽梅出去吃饭,毕丽梅不去,让他以后不要找她了!手机排出这没有温度的冷气,刺得蒋来义心寒,他马上去找毕丽梅,见毕丽梅正在屋里和金万元谈笑风生……   蒋来义春风得意的脸上,一下子罩上秋霜冬寒,大爱激情遭受重创,他脑海溃不成军。  按理说,学哲学的头脑,会脑筋急转弯,对事物能逻辑思维,冷静对待。蒋来义没有闭目深思,他竟然想,名花多主,像毕丽梅这样的花,想当主的人很多,一定不能让她被别人抢去!他要和金万元展开“角斗”。金万元虽然胆小怕事,但在毕丽梅跟前,为了心爱的女人,不能怯懦,他壮着胆子,只三拳两脚,就把蒋来义打得人仰马翻。  毕丽梅在一旁无动于衷,就像看鞭子底下被耍弄的公猴一样取乐……蒋来义又来一种年少无知的疯狂,他成天来缠着毕丽梅,他告诉毕丽梅,姓金那小子有啥好的?要长相没长相,要文化没文化,光有钱有啥用?  毕丽梅说,你长得好,有知识,可这又有啥用?你学的那些以后注定要忘记的无用知识,能挣大钱?能成大款吗?你没这个能耐,所以你上大学,也是个穷光蛋,一天到晚,累得腰酸腿疼,头昏眼花,才挣700元,都不够买一盒化妆品的。听金万元说,你爸你妈年老多病,农村那个家,穷得连破房子都没有……   蒋来义恨死金万元了,这小子咋能这样挑拨?他耐心地说,这只是眼前,以后会改变的。  毕丽梅讽刺他,那是不可能的,告诉你吧,我只相信一步到位的这个享用结果,其它都是你穷人的哲学,对本小姐没用,本小姐要的是富的哲学。  蒋来义争辩,这不是理由,有人穷得只剩爱,有人富得没有爱,这也是哲理。  毕丽梅冷笑,你以为哲理都准确?这年头的哲理就是钱,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放在本小姐心上更准!她有意气蒋来义,最后警告他,没时间跟你争辩,争辩也没用,事实本身就是和你讲道理,请你就别来缠着了!她用最高的嗓门,说着最无情的话。  一个扭曲的人格,一个变态的心理。  分手对蒋来义来说,是一种伤害,他悲哀,过去因贫困,差点失学,今天因贫困又失恋,这命运咋这么苦?他恨父母没能耐……   这些日子,蒋来义心里变空,变痛,狂燥,甚至萌生崩溃意识。一天到晚,他精神郁闷,脸色蜡黄,走路腿脚无力,见谁都烦,脑袋里天天都在重温,留恋,缅怀过去,灌满毕丽梅的影子,他周而复始地抄袭过去的日子,工作经常出错,被一次又一次警告。  2004年6月19日,蒋来义再次去找毕丽梅,说得十分可怜:“小梅,我对你的感情太深了,自从你离开我,我吃不好,睡不着,天天都在想你,天天都在梦你,一闭上眼睛都是你。”   蒋来义死皮赖脸缠着毕丽梅,毕丽梅的情绪也不得轻松,她骂他:“你这感情,对我来说,一钱不值,你给我滚吧!”   蒋来义翻起老帐:“我省吃俭用,为你花了7000多元钱,甚至连我妈过生日,我都舍不得花一分钱去孝敬她,难道你就这样对待我?你要对得起良心。”   毕丽梅也不知羞耻:“良心,我当然对得起了,你说,我跟你上过那么多次床,你那7000元钱算啥?我的青春,我的美丽,就你那几个破钱能买来吗?告诉你吧,金万元给我买首饰,一次就花两万多元,你行吗,能比吗?”   毕丽梅打电话找来金万元,两人把蒋来义赶跑。  蒋来义失恋了,女老板张华劝他,你这个傻小子,不懂女人,女人只有在爱你的时候,你才是她眼中的白马王子,如果她讨厌你,你还一个劲去缠她,你就会成为她的眼中钉肉中刺了。再说,你同那样的女人谈情说爱,不伤钱,就伤心,何苦的?你应该调整一下心态,换一种思考,理想和现实不能差得太远,否则,理想不理想,现实不现实。  同事也劝蒋来义,对贪心的女人,最好离她而去,大男人,敢爱敢恨,还应该敢散,散可以再找,找别人的爱,也是对她的一种最好的报复。  蒋来义还是没有吃“镇静剂”,他不听不信,仍然去纠缠毕丽梅,毕丽梅和金万元在一起,他去干扰,两人上街,他在后面跟踪盯梢,不管他们怎么骂,怎么打,都无济于事。  金万元也拿蒋来义没办法,他问毕丽梅,你花他多少钱?毕丽梅瞪眼睛撒慌说:“花他15000元。”   金万元拿出2万元钱。  毕丽梅自从认识金万元,如同开了银行,和金万元要钱,就像金家父子公司门前的那俩石头狮子,总是大张口……   毕丽梅还蒋来义钱,蒋来义不要,他说,就要毕丽梅这个人。气得毕丽梅打了蒋来义一个大嘴巴:“我看你病得不轻!”蒋来义口里流着血:“打吧,打吧,打死也爱你!”他还以死来威胁……   人生末路  2004年7月8日,一个上山采药的农民,发现一具男尸,尸体身骨多处断裂,已腐烂,法医鉴定,死者是蒋来义,死亡时间15天左右,尸体腹中有可乐饮料和老鼠药。  警方分析,这不是第一现场,蒋来义有可能自杀,当他在山上,喝了鼠药,折磨难忍,为早点结束生命,跳了山崖,还有一种可能,是他杀,蒋来义在山上被毒死后,从山上抛下来。警方找到第一现场,经过风次雨啄,现场痕迹,荡然无存……   看到儿子惨不忍睹的尸体,蒋富贵简直要疯了,他骂:“谁这么丧尽天良,杀了我儿子?”   警方立案侦察,办案人先找打字服务部女老板张华了解情况。  张华说:“蒋来义最后离开时,向我借500元钱,说是要去请女友毕丽梅吃饭,他离开这,就再也没回来上班,我打他手机,关机。开始我还怀疑,他不想干了,借500元钱跑了?又一想,他不是这种人。莫非病了?我派人到他住处去看,房东说,有好几天不见他的影子。回家了?这小子,真缺心眼儿,回家咋也不打个招呼?没想到……”   办案人找到毕丽梅寻问核实,毕丽梅一口否定蒋来义请她吃饭的事,她说,她俩早就黄了,不来往了。  在警方的案情分析会上,大多数人认为,毕丽梅有重大嫌疑。办案人再去找毕丽梅,毕丽梅不知去向,打手机,手机停机。  办案人到哈尔滨找到毕丽梅的父母毕武强和司秀娥,毕武强和司秀娥说,女儿前天来过,说是去广州买美容器具,走时留下个新手机号码……   公共安全专家部门通过毕丽梅的新手机号码,很快查到她的下落,她不在广州,在深圳。  原来,在办案人找毕丽梅了解情况时,她心慌了,当天晚上,她找金万元,借他20万元钱,谎称去广州买美容器具。金万元回家闹得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第二天早晨,实在受不了的父母,才同意拿钱。金万元要跟毕丽梅一起去,毕丽梅没同意,自己带着钱,离开方正。她先到哈尔滨看父母,然后远走高飞到深圳。在深圳的一家夜总会,毕丽梅结识一个男人,她同男人过夜时,那男人说,能帮她偷渡去香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毕丽梅就给那男人5万元钱,等了几天,她没等来喜迅,却等来了方正县.追捕她的.,她被缉拿归案。  饱尝流浪滋味的毕丽梅,呈现出惧丧、忏悔和可怜的神情,像断了顿的吸毒者。在事实面前,如实交待自己杀人的过程……2004年6月23日上午,毕丽梅突然打电话找蒋来义,约他出去。蒋来义开始不信,仔细听,确实是毕丽梅的声音,他那让泪痕湿透的心灵,好像吸了viper,一下子喜出望外,有了精神。蒋来义和女老板借500元钱,他特意说,准备中午请毕丽梅吃饭。女老板莫明其妙,你们不是黄了吗?咋又好了?这年青人,猫一天,狗一天,让人琢磨不透。  蒋来义以火烧屁股的速度赶到约会地点,见到毕丽梅,毕丽梅穿着十分性感艳色的时装,她第一句话就说:“我跟金万元那臭无赖黄了,咱们重归于好吧。蒋来义的心灵轻易地被这伪情所蛊惑。毕丽梅望着万里晴空,亲切地说:“这些日子,非常对不起你,惹你生气,让你伤心。咱们进山林里去吸吸新鲜空气,散散心好吗?”   蒋来义好久没听到毕丽梅如此温馨的话语,他要去买东西。毕丽梅指着挎包,不用,都已买好了。毕丽梅挽着蒋来义走出县城,奔向一片山林。  蒋来义问毕丽梅,咱到哪去?毕丽梅说:“再往里,有一处风景,可美了。”在林阴小道上,毕丽梅让蒋来义背着她,蒋来义背着毕丽梅,越走越沉,汗流浃背。毕丽梅问他累不累,他喘着气,连说大话:“不累,我这是猪八戒背媳妇,只要能把美丽的媳妇背到家,累死也心甘!”   蒋来义实在背不动,毕丽梅才肯下来。寂静的山林,让蒋来义都能听到自己心藏的跳动,他感到有点恐惧不安,好像心律也失常了,他问毕丽梅,在这地方,你不害怕吗?毕丽梅抹着头上的汗说:“有你在,怕啥?在这样无声的环境里多好,这是咱俩的天地。”蒋来义有一个多月没和毕丽梅亲密了,这回可有了机会,他紧紧搂着毕丽梅:“真没想到,你还爱我。”毕丽梅甜甜地说:“爱,一直爱到你死。”蒋来义把毕丽梅抱得更紧:“你不撒谎吧?”毕丽梅还是甜甜地说:“我从来不撒谎。”蒋来义亲毕丽梅:“这才叫生死恋。”   毕丽梅大讲金万元的坏话,说他没知识,没层次,是个土包子。蒋来义被毕丽梅这拙劣的诡辩逻辑,迷惑了智商。他搂够,亲够,伸手往下扯毕丽梅的衣服,毕丽梅没有反抗,顺从地自己脱下。两人倒在草地上,草丛里的蚊子被惊飞,它们在蒋来义的身上翁翁地转着、叮着,蒋来义丝豪没有知觉……   毕丽梅在下边目不转睛地瞪着蒋来义,蒋来义问她:“你为啥这样看着我?”毕丽梅咬了咬嘴唇说:“我看你像在作垂死挣扎。”蒋来义根本没有解码毕丽梅这话里的含意,以为是在开完笑,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就挣扎,就挣扎。”   蒋来义不知“挣扎”了多长时间,他站起身子,用手搓着屁股上被蚊子叮肿的大包。毕丽梅指着眼前的一座山说:“看,多美,咱们上去。”蒋来义身体早已透支,他眼望山顶发晕,不想上,又怕毕丽梅生气,只好鼓了鼓勇气,跟毕丽梅向山上爬去,爬到山顶,登高远望,蒋来义没有心旷神怡的感觉,他满头大汗,坐在石头上,张口喘着粗气,舌头不停地舔着嘴唇。  毕丽梅坐到蒋来义怀里,一只手搭在蒋来义的肩上,把嘴冲到蒋来义唇边,蒋来义又情感越起,对毕丽梅一阵暴风雨般的狂吻,毕丽梅还要和蒋来义发生性关系,蒋来义说太累了,等晚上,毕丽梅耍骄,非要不可,蒋来义要喝水,毕丽梅说,你不干那事,就不给你水喝,渴死你。蒋来义笑,看来,你非要累死你老公了……   完事之后,毕丽梅坐起身子问蒋来义,渴不渴?蒋来义让她快拿水。毕丽梅从包里拿出一厅“可口可乐”,拉开,递给蒋来义,蒋来义让毕丽梅喝,毕丽梅又拿出一厅。蒋来义一口气把“可口可乐”灌进肚里,他还要亲毕丽梅,毕丽梅抬屁股离开。就在这时,蒋来义觉得难受,毕丽梅见蒋来义脸色铁青,潜伏在心底深层的怒火,全喷发出来,她恶狠狠地说:“你知道是咋回事吗?”   蒋来义呆望着毕丽梅,不解其意。毕丽梅阴着脸,冷笑道:“告诉你,我在可乐里下了毒。”蒋来义有点支持不住:“你……”   毕丽梅还冷笑:“我本来不想这样,可你黏黏糊糊的,可把我讨厌死了,见到你比开一百个店都累,是你逼得我不得不药死你这个混蛋!”   蒋来义捂着肚子,疼得在地上打滚,他挣扎着,嘶心裂肺地惨叫:“小梅,你救救我,我再也不缠着你了,小梅,没想到你这么狠,父母就我这么一个儿子,你药死我,他们可咋活呀?”看到蒋来义死期来临的样子,毕丽梅心灵也起一丝涟漪,有点心软,后悔,闪念间的慈悲,又分泌出去,她的灵魂瘫痪到冷漠化,以致达到非理性化,心中堆起冰山,冷酷无情了。她怕让人听见,用脚去使劲踩蒋来义的嘴:“蒋来义,你不用喊,已经晚了,谁也救不了你啦。”   蒋来义从七窍生烟到七窍出血,此时,他的头脑才比任何时候清醒,他清醒地悔恨自己,他感觉,近在咫尺的不是美女,而是一条毒蛇,他用最后一口气骂道:“毕丽梅,你药死我,法律会替我报仇的,你也不会……得……好死……”   毕丽梅哭着说:“你走吧,你不是常说,想我,梦里不醒一千年吗?这回你到阴槽地府,去纠缠那些鬼小姐吧,明年的今天,是你的周年,我给你烧纸!”她用脚踢蒋来义,蒋来义两眼怒视着毕丽梅,完结自己豪无意义的生命过程,他死不冥目。  毕丽梅把蒋来义的钱和手机等物品都掏出来,然后,一脚将蒋来义踹下山去,她站在山崖向下望,乱石之中,蒋来义已粉身碎骨了,她骂:“这就是对你人生哲学的最后总结!”   忽然,一阵风吹来,草木摇晃,像魔鬼发出吓人的暴怒。毕丽梅害怕,是不是自己伤天害理,激起老天的义愤,发出怒吼?她慌慌张张地收拾一下现场,赶快逃离。毕丽梅走出山林,回家休息一会,挺过良心的煎熬,才感到一身轻松,晚上,她给金万元打电话,约他出去跳舞……   办案人问毕丽梅,为什么要这样做?  毕丽梅哭着说,蒋来义总来缠着她,让她闹心,不得安宁,是仇恨激发她内心的野蛮和残忍。在杀害蒋来义前两天,她带金万元到山里采点,她选择好几个地方。她的第一套方案是想在山上,趁蒋来义不备,把他推下去,怕他摔不死,留下后患,就又采用在电视剧里学到的方法,把可口可乐后面整个小眼儿,把老鼠药用注射器打进去,用蜡封好。她认为这第二套方案最好,准备就绪,她就约蒋来义,开始想亲自去找,这样怕给人留下疑点,就到公用电话亭打电话,认为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只有天知地知。当她和蒋来义上山时,怕蒋来义喝出来,就让他背她,爬山,发生性关系,一点点消耗他的体力,等他累了,口渴了,非常想喝水,就让他喝下……   毕丽梅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岂不知,正是蒋来义和女老板张华借钱,这个她不知道,也没想到的线索,给她的人生划上了不光彩的句号……   毕丽梅知道自己犯的是死罪,她很快又翻供,说这一切都是金万元让她干的,她和金万元一起把蒋来义整死的,然后,金万元拿20万元钱,让她先逃,他后跑,到香港见面,再想办法去美国。她把作案情节,编得有鼻子有眼……   毕丽梅归案后,办案人找金万元了解过20万元的事,20万元的确是在金万元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借的,金万元没有受牵连。  第一次传讯,金万元吓得差点患精神病,这次又传讯他,说他是毕丽梅的同谋,金万元恐惧得尿了裤子,他哭着说,他和毕丽梅确实到山上去过两次,那完全是游玩,蒋来义根本没和他们一起去,蒋来义被杀那天,他在洗浴中心找小姐按摩,从上午十点到晚上接到毕丽梅电话,一直没离开,他还请按摩小姐在洗浴中心吃午饭……   经过审查,金万元确实与本案无关。金万元洗清不白之冤,父母骂他,咋瞎了眼睛,跟这种女人谈恋爱,你差点被她拐进监狱。金万元想到自己被毕丽梅巧取豪夺去的金钱,又气又恨又后悔……   2004年12月28日,毕丽梅被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并赔偿蒋家经济损失10万元人民币……   谁也没想到,在对毕丽梅执行死刑时,会出现死而复活的怪事。  毕家的人大吵大闹,都被赶来的.躯走,蒋富贵也被扶到休息室里,不让出来。县法院的法官和检察官商量,怎么处理?  省法院的法官说,商量什么,在刑场,一枪打不死,会马上补枪,你们赶快找人去补枪。  补枪,谁去补?法警们你推我,我推你,最后按惯例,几个法警抓阄,抓到谁,谁去补枪,一个法警抓到了。  法警穿上法医的白大褂,戴着口罩,把枪顶上火,装进裤兜,来到火化间。  这时的毕丽梅,正争扎着下地,法警上去,说是为她检查伤口,让她躺下,毕丽梅刚躺下,法警掏出手枪,照她头上连开两枪,接着把她送进烈焰熊熊的火炉。  毕丽梅就这样永远消逝在她生活22年的人世,用生命去祭奠蒋来义的亡灵……   人们都在咋舌浩叹,这对花季年华,人生如歌的青年男女做得值吗?他们都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可他们给活着的亲人留下比死更可怕,更残忍,更沉重的压力和负担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热点

中东战局 大陆突然对台舞出双剑 硬汉普京的复仇之战 美国轰炸叙利亚 今年最悲惨的国家 刚刚毛主席女婿逝世 以色列对叙利亚展开狂轰乱炸 张萌束腰裙勒伤骨头 赵本山儿子重现经典 印度推出牛学考试 中印边境对峙 广州招工老板街头排队被工人挑 美利坚泡沫即将破灭 中国人口 中国军队 中纪委重磅通报 中印边境撤军 毛主席比我们早看了多少年 解放军军机 武统台湾 三场可怕阴谋正在酝酿中 中国疫苗后发优势出现 中印对抗 美科学家投奔中国 毛主席最信任的四人 美国还有什么牌 11岁男孩家中去世 加拿大向中国道歉 中央领导人后代现状 美国大选后必武统台湾 交警通报外卖员闯红灯被查后跳河 台问题上反华急先锋表态 美国只怕过一个国家 粟裕邓小平 武统台湾 印度刚平台海再起 世卫专家的话让西方一些人失望了 台海危机 联合早报 路透社 FT中文网 彭博社 华尔街日报 多维网 美国之音 纽约时报 泰晤士报 日本共同社 时代周刊 日本汽车 警校毕业 比基尼胸罩脱落 解放军集团军分布图 你还记得过去的“2013”吗 安徽省副省长倪发科 军械士官学校 中国十大灵异事件图 钓鱼岛争端 “伊势”号 中国厉害的武器 北广传媒 女生写给男生的情书 中国迁都南阳 贪官 韩国明星入伍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 朝鲜韩国军事对比 李敖李戡 聚美优品 重生再为侯门妇 北京军区张仕波 历任副总参谋长 延迟退休 日本受核污染 创业板上市公司数量 地铁新图 超市标价 战略家 联合国委员会

大家都在看